皇上,还记得我吗?我就是1999年那个Linux伊甸园啊-----24小时滚动更新开源资讯,全年无休!

作为 CEO 使用 Emacs 的两年经验之谈

两年前,我写了一篇 博客 ,并取得了一些反响。这让我有点受宠若惊。那篇博客写的是我准备将 Emacs 作为我的主办公软件,当时我还是 CEO,现在已经是 CTO 了。现在回想起来,我发现我之前不是做程序员就是做软件架构师,而且那时我也喜欢用 Emacs 写代码。重新考虑使用 Emacs 是一次令我振奋的尝试,但我不太清楚这次行动会造成什么反响。在网上,那篇博客的评论也是褒贬不一,但是还是有数万的阅读量,所以总的来说,我写的是一个蛮有意思的题材。在 Reddit 和 HackerNews 上有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回复,说我的手会变成鸡爪,或者说我会因白色的背景而近视。在这里我可以很高兴地回答,到目前为止并没有出现什么特别糟糕的后果,相反,我的手腕还因此变得更灵活了。还有一些人担心,说使用 Emacs 会耗费一个 CEO 的精力。把 Fugue 从一个在我家后院的灵感变成强大的产品,并有一大批忠实的顾客,我发现在做这种真正复杂之事的时候,Emacs 可以给你带来安慰。还有,我现在仍然在用白色的背景。

近段时间那篇博客又被翻出来了,并发到了 HackerNews 上。我收到了大量的跟帖者问我现在使用状况如何,所以我写了这篇博客来回应他们。在本文中,我还将重点讨论为什么 Emacs 和函数式编程有很高的关联性,以及我们是怎样使用 Emacs 来开发我们的产品 —— Fugue,一个使用函数式编程的自动化的云计算平台的。由于我收到了很多反馈,其众多细节和评论很有用,因此这篇博客比较长,而我确实也需要费点精力来解释我如此作为时的想法,但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还是反映了我担任 CEO 时处理的事务。而我想在之后更频繁地用 Emacs 写代码,所以需要提前做一些准备。一如既往,本文因人而异,后果自负。

意外之喜

我大部分时间都在不断的处理公司内外沟通。交流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但也是反思及思考困难或复杂问题的敌人。对我来说,作为创业公司的 CEO,最需要的是能专注工作而不被打扰的时间。一旦你决定投入时间来学习一些有用的命令,Emacs 就能帮助创造这种不被打扰的可贵环境。其他的应用会弹出提示,但是一个配置好了的 Emacs 可以完全不影响你 —— 无论是视觉上还是精神上。除非你想,否则的话它不会改变,况且没有比空白屏幕和漂亮的字体更干净的界面了。不断被打扰是我的日常状况,因此这种简洁让我能够专注于我在想的事情,而不是电脑本身。好的程序能够默默地操纵电脑,并且不会夺取你的注意力。

一些人指出,我原来的博客有太多对现代图形界面的批判和对 Emacs 的赞许。我既不赞同,也不否认。现代的界面,特别是那些以应用程序为中心的方法(相对于以内容为中心的方法),既不是以用户为中心的,也不是面向任务的。Emacs 避免了这种错误,这也是我如此喜欢它的部分原因,而它也带来了其他优点。Emacs 是带领你体会计算机魅力的传送门,一个值得跳下去的兔子洞(LCTT 译注:爱丽丝梦游仙境里的兔子洞,跳进去会有新世界)。它的核心是发现和创造属于自己的道路,对我来说这本身就是创造了。现代计算的悲哀之处在于,它很大程度上是由带有闪亮界面的黑盒组成的,这些黑盒提供的是瞬间的喜悦,而不是真正的满足感。这让我们变成了消费者,而不是技术的创造者。无论你是谁或者你的背景是什么;你都可以理解你的电脑,你可以用它创造事物。它很有趣,能令人满意,而且不是你想的那么难学!

我们常常低估了环境对我们心理的影响。Emacs 给人一种平静和自由的感觉,而不是紧迫感、烦恼或兴奋 —— 后者是思考和沉思的敌人。我喜欢那些持久的、不碍事的东西,当我花时间去关注它们的时候,它们会给我带来真知灼见。Emacs 满足我的所有这些标准。我每天都使用 Emacs 来工作,我也很高兴我很少需要注意到它。Emacs 确实有一个学习曲线,但不会比学自行车的学习曲线来的更陡,而且一旦你掌握了它,你会得到相应的回报,而且不必再去想它了。它赋予你一种其他工具所没有的自由感。这是一个优雅的工具,来自一个更加文明的计算时代。我很高兴我们步入了另一个文明的计算时代,我相信 Emacs 也将越来越受欢迎。

弃用 Org 模式处理日程和待办事项

在原来的文章中,我花了一些时间介绍如何使用 Org 模式来规划日程。不过现在我放弃了使用 Org 模式来处理待办事项一类的事物,因为我每天都有很多会议要开,很多电话要打,我也不能让其他人来适应我选的工具,而且也没有时间将事务转换或是自动移动到 Org 上。我们主要是 Mac 一族,使用谷歌日历等工具,而且原生的 Mac OS/iOS 工具可以很好的进行团队协作。我还有支老钢笔用来在会议中做笔记,因为我发现在会议中使用笔记本电脑或者说键盘记录很不礼貌,而且这也限制了我的聆听和思考。因此,我基本上放弃了用 Org 模式帮我规划日程或安排生活。当然,Org 模式对其他的方面也很有用,它是我编写文档的首选,包括本文。换句话说,我使用它的方式与其作者的想法背道而驰,但它的确做得很好。我也希望有一天也有人如此评价并使用我们的 Fugue。

Emacs 已经在 Fugue 公司中扩散

我在上篇博客就有说,你可能会喜欢 Emacs,也可能不会。因此,当 Fugue 的文档组将 Emacs 作为标准工具时,我是有点担心的,因为我觉得他们可能是受了我的影响才做出这种选择。不过在两年后,我确信他们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文档组的组长是一个很聪明的程序员,但是另外两个编写文档的人却没有怎么接触过技术。我想,如果这是一个经理强迫员工使用错误工具的案例,我就会收到投诉要去解决它,因为 Fugue 有反威权文化,大家不怕挑战任何事和任何人。之前的组长在去年辞职了,但 文档组 现在有了一个灵活的集成的 CI/CD 工具链,并且文档组的人已经成为了 Emacs 的忠实用户。Emacs 有一条学习曲线,但即使在最陡的时候,也不至于多么困难,并且翻过顶峰后,对生产力和总体幸福感都得到了提升。这也提醒我们,学文科的人在技术方面和程序员一样聪明,一样能干,也许不那么容易受到技术崇拜与习俗产生的影响。

我的手腕感激我的决定

上世纪 80 年代中期以来,我每天花 12 个小时左右在电脑前工作,这给我的手腕(以及后背)造成了很大的损伤(因此我强烈安利 Tag Capisco 的椅子)。Emacs 和人机工程学键盘的结合让手腕的  RSI重复性压迫损伤 Repetitive Strain Injury)问题消失了,我已经一年多没有想过这种问题了。在那之前,我的手腕每天都会疼,尤其是右手。如果你也有这种问题,你就知道这疼痛很让人分心和忧虑。有几个人问过关于选购键盘和鼠标的问题,如果你也对此有兴趣,那么在过去两年里,我主要使用的是 Truly Ergonomic 键盘,不过我现在用的是 这款键盘 。我已经换成现在的键盘有几个星期,而且我爱死它了。大写键的形状很神奇,因为你不用看就能知道它在哪里。而人体工学的拇指键也设计的十分合理,尤其是对于 Emacs 用户而言,Control 和 Meta 是你的坚实伴侣,不要再需要用小指做高度重复的任务了!

我使用鼠标的次数比使用 Office 和 IDE 时要少得多,这对我的工作效率有很大帮助,但我还是需要一个鼠标。我一直在使用外观相当过时,但功能和人体工程学非常优秀的 Clearly Superior 轨迹球,恰如其名。

撇开具体的工具不谈,事实证明,一个很棒的键盘,再加上避免使用鼠标,在减少身体的磨损方面很有效。Emacs 是达成这方面的核心,因为我不需要在菜单上滑动鼠标来完成任务,而且导航键就在我的手指下面。我现在十分肯定,我的手离开标准打字位置会给我的肌腱造成很大的压力。不过这也因人而异,我不是医生不好下定论。

我并没有做太多配置……

有人说我会在界面配置上耗费很多的时间。我想验证下他们说的对不对,所以我特别留意了下。我不仅在很多程度上不用配置,关注这个问题还让我意识到,我使用的其他工具是多么的耗费我的精力和时间。Emacs 是我用过的维护成本最低的软件。Mac OS 和 Windows 一直要求我更新它,但在我看来,这远没有 Adobe 套件和 Office 的更新给我带来的困扰那么大。我只是偶尔更新 Emacs,但对我来说它也没什么变化,所以从我的个人观点而言,更新基本上是一个接近于零成本的操作,我高兴什么时候更新就什么时候更新。

有一点让你们失望了,因为许多人想知道我为跟上重新打造的 Emacs 社区的更新做了些什么,但是在过去的两年中,我只在配置中添加了少部分内容。我认为这也是一种成功,因为 Emacs 只是一个工具,而不是我的爱好。但即便如此,如果你想和我分享关于 Emacs 的新鲜事物,我很乐意聆听。

期望实现云端控制

在我们 Fugue 公司有很多 Emacs 的粉丝,所以我们有一段时间在用 Ludwing 模式 。Ludwig 模式是我们用于自动化云基础设施和服务的声明式、功能性的 DSL。最近,Alex Schoof 利用在飞机上和晚上的时间来构建 fugue 模式,它在 Fugue CLI 上充当 Emacs 控制台。要是你不熟悉 Fugue,这是我们开发的一个云自动化和治理工具,它利用函数式编程为用户提供与云的 API 交互的良好体验。但它做的不止这些。fugue 模式很酷的原因有很多,它有一个不断报告云基础设施状态的缓冲区,由于我经常修改这些基础设施,这样我就可以快速看到代码的效果。Fugue 将云工作负载当成进程处理,fugue 模式非常类似于为云工作负载设计的 top 工具。它还允许我执行一些操作,比如创建新的设备或删除过期的东西,而且也不需要太多输入。Fugue 模式只是个雏形,但它非常方便,而我现在也经常使用它。

fugue-mode-edited.gif

fugue-mode-edited.gif

模式及监控

我添加了一些模式和集成插件,但并不是真正用于工作或 CEO 职能。我喜欢在周末时写写 Haskell 和 Scheme 娱乐,所以我添加了 haskell 模式和 geiser。Emacs 很适合拥有 REPL 的语言,因为你可以在不同的窗口中运行不同的模式,包括 REPL 和 shell。geiser 和 Scheme 很配,要是你还没有用过 Scheme,那么阅读《计算机程序的构造和解释》(SICP)也不失为一种乐趣,在这个有很多货物崇拜编程(LCTT 译注:是一种计算机程序设计中的反模式,其特征为不明就里地、仪式性地使用代码或程序架构)例子的时代,阅读此书或许可以启发你。安装 MIT Scheme 和 geiser,你就会感觉有点像 lore 的符号环境。

这就引出了我在 2015 年的文章中没有提到的另一个话题:屏幕管理。我喜欢使用单独一个纵向模式的显示器来写作,我在家里和我的主要办公室都有这个配置。对于编程或混合使用,我喜欢我们提供给所有 Fugue 人的新型超宽显示器。对于它来说,我更喜欢将屏幕分成三列,中间是主编辑缓冲区,左边是水平分隔的 shell 和 fugue 模式缓冲区,右边是文档缓冲区或另外一、两个编辑缓冲区。这个很简单,首先按 Ctl-x 3 两次,然后使用 Ctl-x = 使窗口的宽度相等。这将提供三个相等的列,你也可以使用 Ctl-x 2 对分割之后的窗口再次进行水平分割。以下是我的截图。

Emacs Screen Shot

Emacs Screen Shot

这将是最后一篇 CEO/Emacs 文章

首先是因为我现在是 Fugue 的 CTO 而并非 CEO,其次是我有好多要写的博客主题,而我现在刚好有时间。我还打算写些更深入的东西,比如说函数式编程、基础设施即代码的类型安全,以及我们即将推出的一些 Fugue 的新功能、关于 Fugue 在云上可以做什么的博文等等。


via: https://www.fugue.co/blog/2018-08-09-two-years-with-emacs-as-a-cto.html

作者:Josh Stella 选题:lujun9972 译者:oneforalone 校对:acyanbirdwxy

本文由 LCTT 原创编译,Linux 中国  荣誉推出

转自 https://linux.cn/article-10510-1.html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