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还记得我吗?我就是1999年那个Linux伊甸园啊-----24小时滚动更新开源资讯,全年无休!

活在贫困线之下的开源软件项目——开源的可持续性斗争

多数人认为开源的可持续性问题难以解决,不过,开源开发者 André Staltz 对此保持乐观态度,他选择相信捐赠模式。在与其他以捐赠为生的开源作者深入交谈后,André 更加确定该模式是可行的,但同时抛出一个问题:“它是公平的吗?”

带着这一困惑,André Staltz 决定从 OpenCollective 和 GitHub 收集数据,采取科学的样本进行数据分析。结果令他吃惊:的确存在可持续的开源项目,但人们通常认为可持续发展的大多数(超过 80%)项目收入实际上低于行业标准,甚至低于贫困线。

数据揭示了什么

首先,André 从 OpenCollective 中挑选了一些流行的开源项目,并统计了每个项目的年收入。紧接着,他在 GitHub 上查看这些项目,统计了 star 数量,以及各项目在过去 12 个月中“全职”贡献者的数量。另外,他也在 Patreon 中找到一些维护者,例如 Vue.js 的作者尤雨溪,并将这上面的捐赠数额添加到项目的年收入中。这些数据点可以衡量项目受欢迎程度(作为用户数量的比例指标)、整个团队的年收入和团队规模。

因为很难准确推导出每个项目有多少用户,André 选择把 GitHub 的 star 数作为一个衡量标准,毕竟一个独立用户只能贡献一次,不至于重复计数。

最终的样本一共为 58 个项目,听起来很少,但至少都是最受欢迎的项目。甚至就在这五十来个最受欢迎的项目中,大多数都低于可持续性阈值。

从这些数据中,André 计算出了每个项目的年收入,这基本上可以算作那些“全职等效”贡献者的全部薪水,如果他们没有其他额外资金来源的话。

根据最新的 StackOverflow 开发者调查,开发人员的薪水约在 4 万-10 万美元之间。基于此,André 将各项目的收入分为蓝、绿、橙、红四个等级:

  • 蓝色:6 位数薪水
  • 绿色:5 位数薪水,与行业标准持平
  • 橙色:5 位数薪水,但低于行业标准
  • 红色:薪水低于美国官方划定的贫困线

上图显示了每个团队的规模及每一颗 star 带来的收入。

可以看出,超过 50% 的项目是红色的:收入水平低于贫困线。31% 的项目是橙色,12% 是绿色,只有 3% 是蓝色:Webpack 和 Vue.js。

平均下来,可持续项目的收入一般都超过 2美元/star,中位数是 1.22美元/star。同时,团队规模也很重要:团队越小,维护者的收入高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下一张图表揭示了收入随着受欢迎程度的变化:

人气 V.S. 公平

虽然有很多流行项目收入在贫困线以下,但这并不一定意味着从事这些项目的人很穷,因为维护人员也有可能在允许开源贡献的公司工作。不过,这意味着,除非这些公司提供大量资金支持,在开源方面发挥积极作用,否则剩下的就是大多数开源维护者资金严重不足的情况。

André 找出了开源项目受捐赠的最佳可持续点(相当于维持行业标准):一个受欢迎的项目,拥有足够小的团队,知道如何从一群捐赠者或赞助组织筹集大量资金(当然这听起来很难同时做到)。

此外,由于可见性是获得捐赠的基础,“隐形基础设施”项目往往比可见的项目更糟糕。例如,Core-js 不如 Babel 受欢迎,尽管它是 Babel 的依赖。

Library 用户数量 Stars “收入”
Babel 350284 33412٭ $70016
Core-js 2442712 8702٭ $16204

如果这些流行的项目有大量盈余可以共享给它的依赖项目的话,一切好说,但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还有一些情况下,两个项目是同时互相依赖的,比如 Babel 和 Prettier。

许多项目彼此之间存在复杂的依赖关系网,因此很难说清这些项目中的资金应该如何流动。

开发

对于所有维护者来说,投入开源的总金额是不够的。如果将所有样本年收入加起来,是 250 万美元,薪水中位数约为 9,000 美元,低于贫困线。如果将这笔钱均匀分配,那大约是 22000 美元,仍然低于行业标准。

André 指出,价格和成本结构的不透明性在历史上一直帮助企业掩盖不平等。他拿 Tidelift 举例,该公司已经获得了 4000 万美元的资金,用于“帮助开源创作者和维护者获得公平的工作补偿”。他们拥有一支由 27 人组成的团队,其中一些是来自大公司(如 Google 和 GitHub)的前雇员。他们收到的薪水可能不会很低。然而,该团队网站上展示的许多开源项目都在捐赠收入的贫困线以下。我们实际上不知道 Tidelift 给这些项目的维护者多少钱,但他们的订阅价格非常高。

GitHub 被微软以 75 亿美元收购,这一金额是开源社区每年获得的 3000 多倍。André 认为,被高额收购的 GitHub 赞助功能中的匹配基金是不够的,它每年最多只给维护者 5 千美元,这不足以将维护者从贫困线拉到行业标准。

所有这些数据让 André 看到了开源财务的默认现实:工作质量与薪酬之间存在严重的不平衡。全职维护人员是技术上有才能的人,还要负责管理 issue、维护安全、接受投诉,同时薪水却低于行业标准。

André 将开源基础设施比作生态系统:由于我们的社会没有规则来阻止生态系统被剥削,近年来各种资源被快速消耗,人类面临气候危机。开源也是一样,如果不把它变得可持续的话,那么将产生严重后果。

他甚至把开源可持续升华到这样高的层面:“开源可持续性的斗争是人类摆脱奴隶制、殖民化和剥削的千年古老斗争。这不是第一次勤劳诚实的人为了不公平的补偿而全力以赴。”

最后,André 发起倡议:不要让权力和资本主义者滥用开源,开源应当可持续。

André Staltz 博客原文:https://staltz.com/software-below-the-poverty-line.html

转自 https://www.oschina.net/news/107474/opensource-software-below-the-poverty-line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