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还记得我吗?我就是1999年那个Linux伊甸园啊-----24小时滚动更新开源资讯,全年无休!

SUSE 推进数字化转型的下一个前沿,云原生开源技术堆栈的商业融合

如今,Kubernetes 在云原生界“走红”,占据了容器集群管理平台的主导市场地位。容器集群管理平台是云原生软件运行的“底座”,自 3 年前 Docker 容器技术涌现出一批公司以来,容器底层的集群管理平台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而 Kubernetes 的胜出,也给之前的云原生技术堆栈,带来了“底座”更新换代的需求。

Cloud Foundry 是全栈的云原生应用 DevOps 及部署管理运行平台,作为面向开发者友好的开源PaaS平台支持多种框架、语言、运行时环境、云平台及应用服务等,让开发人员能够在几秒钟内进行应用程序的部署和扩展,而无需担心任何基础架构的问题。Cloud Foundry 诞生于 Kubernetes 之前,随着 Kubernetes 的胜出而需要二者更好的对接。

作为 Cloud Foundry 基金会的顶级白金会员,Cloud Foundry 是 SUSE 云应用程序平台Cloud Application Platform的重要组件,可简化和自动化应用程序的创建和管理。SUSE 也是 CNCF(Cloud Native Computing Foundation)云原生基金会的重要贡献者以及 Kubernetes 的长期支持者,SUSE CaaS 平台即是基于 Kubernetes 技术,SUSE 的云应用平台也支持 Cloud Foundry。2018 年底,SUSE 推出了结合 Cloud Foundry 与 Kubernetes 两大开源项目优势的重大成果

2019 年 9 月底,Cloud Foundry 基金会 CEO Abby Kearns 到访 SUSE,双方共同探讨了全融合开源云原生技术堆栈推进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议题。

数字化转型是适应而非颠覆

如今,数字化转型已经是现代企业讨论中最重要的议题。数字化变革对企业和组织的影响深远而广泛,了解数字化变革对每一个成员的影响则非常关键。根据 Cloud Foundry 基金会的一项调查显示,69% 的 IT 决策者认为数字转型对他们的公司非常重要。

Abby Kearns 指出,当前正在进行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是一个适应的过程而不是“一刀切”,需要不同的技术堆栈组合起来,满足企业渐进式的数字化转型需求。将近四分之三(74%)的受访者将数字化转型视为 “对新技术的不断适应,而非一次性的技术转变或新技术采用”。对于今天的企业来说,数字化转型就相当于在“急流”中的“皮划艇”,企业则需要不断适应并在“急流”中保持平稳前行。

对于数字化转型中的企业来说,需要有面向未来而构建新技术的能力、拥抱多平台世界以及引入开源技术。Abby Kearns 强调,当今是一个多平台共存的世界,每一种平台技术都是一个更大型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在企业不断适应“急流”的过程中,每一种平台技术都有其价值,也都在保证企业平稳运行和转型中发挥作用。

在 Cloud Foundry 基金会在 2019 上半年的调研中,几乎一半(48%)的受访者结合使用了 PaaS、容器和无服务器技术,比去年增加了 9%。此外,72% 的受访者同时使用 PaaS 和容器(增加 8%),49% 同时使用容器和无服务器(增加 7%)。也就是说,当前正在进入各种云堆栈技术的集成时代,随着底层 IaaS 堆栈的工业标准化,PaaS层的集成能力正在成为差异化的竞争点,而 Cloud Foundry 则致力于 PaaS 能力的集大成者。

SUSE 新一代云原生“底座”

企业正在走向全云原生技术体系,而 SUSE 作为全球最大的独立开源公司,正在努力成为多种云原生技术的集成者和整合者。早在 27 年前,SUSE 就开始提供企业版 Linux,如今结合 Kubernetes 和 Cloud Foundry 等开源云原生平台技术,SUSE 致力于成为新一代云原生“底座”,通过敏捷、从边缘到核心再到云的企业级开源解决方案,助力企业的长期数字化转型。

进入云原生时代,SUSE 分别针对 Kubernetes 和 Cloud Foundry 提供了两大核心产品:SUSE CaaS 平台和 SUSE Cloud Application Platform。SUSE 亚太区高级云技术专家苏显扬指出:为了结合 Kubernetes 和 Cloud Foundry 技术并向 Kubernetes 用户提供顶级云原生 DevOps 体验,SUSE 致力于通过多种方式将这二者技术进行完美结合。Cloud Foundry 开源技术诞生于 Kubernetes 之前,在 Kubernetes 取得了容器集群编排引擎的行业主导地位后,SUSE就积极投入到 Kubernetes 与 Cloud Foundry 的结合中。

SUSE 主要通过三种方式和路径推进 Kubernetes 与 Cloud Foundry 的结合:首先,SUSE 从 2017 年就开始着手对 Cloud Foundry 进行容器化,然后在 Kubernetes 中运行容器化的 Cloud Foundry,这就是 SUSE 参与的 Cloud Foundry 基金会的开源项目 Quarks;其次,SUSE 发起并积极参与了 Cloud Foundry 基金会的开源项目 Eirini,该项目致力于把 Cloud Foundry 技术堆栈内部的容器集群编排引擎替换为 Kubernetes,从而提供更好的云原生体验;最后,SUSE 还积极参与了 Cloud Foundry 基金会的开源项目 Stratos,通过统一的 UI 管理所有的跨多云和混合云环境的云原生技术堆栈。

2019 年 9 月,SUSE 推出了 SUSE Cloud Application Platform 1.5 版本,也就是结合了 Quarks 开源项目的最新商业化版本,让基于传统 VM 虚拟机的 Cloud Foundry 作为容器镜像运行在 Kubernetes 之上,从而为 Kubernetes 提供了现代应用程序交付平台。此外,SUSE 还推出了最新的 Kubernetes 商业版本 SUSE CaaS Platform 4。这是 SUSE 基于 Kubernetes 容器管理平台的最新版本,增强了应用程序的安全性,该版本通过无中断的平台更新与 Kubernetes 的升级保持同步,可以更轻松、更频繁地使用新功能。

欧洲某联邦政府的IT服务供应商需要管理政府部门的 30 余个 APP 及上千名开发人员,之前需要数月甚至几年的时间才能推出新版本的 APP,也缺乏标准化的部署环境而导致复杂的运营及高成本的运维。采用 SUSE 作为政府云原生PaaS平台后,极大提升了开发者效率,应用上线及更新的周期缩短到数天之内,还大量节省了软件许可证的成本及简化运营。

成为企业数字化转型伙伴

成立 27 年来,SUSE 一直是一家从事开源软件商业化的公司。在推出了 Cloud Foundry 和 Kubernetes 核心平台产品后, SUSE 的商业模式也将由操作系统软件销售主导转向DevOps解决方案,而解决方案销售不同于操作系统软件,不仅具备更长的销售周期,而且更关注与企业和组织共同走上数字化转型之旅,在转型过程中为企业提供各类增值软件与服务。因为企业的数字化转型是长期持续进行的旅程,SUSE 也相应转型成为了企业的长期数字化转型伙伴,而非单纯的软件产品供应商。

SUSE 公司副总裁、亚太区及日本总经理江永清表示,操作系统销售与 DevOps 及解决方案销售有着显著的区别,特别是 DevOps 首先涉及到企业文化和开发组织的转型,从传统的稳态模式转向新型的敏态模式,企业必须适应更快的应用软件开发和部署上线节奏。

不仅企业应用软件的开发周期越来越缩短,企业面临的云原生技术也在快速发展变化中。Cloud Foundry 作为云原生开发技术的集成平台,也在持续纳入各类面向云原生应用开发的开源项目,包括 Envoy、Istio、Kubernetes 和 MySQL 等,并创建了Container Runtime、Eirini、Project Quarks 等新开源项目。Abby Kearns 强调,Cloud Foundry 的发展方向是作为云原生DevOps集成平台,满足企业对云原生技术的各类需求,例如底层容器集群技术支持 Kubernetes、Diego、BOSH 等。

江永清表示,今天 SUSE 已经是一个全堆栈的数字化转型平台及解决方案供应商,可以为企业提供开源软件定义的基础设施以及之上的容器管理和 PaaS 所组成的应用交付平台。SUSE 全球服务则提供咨询服务、优选服务和高级支持服务等帮助企业的数字化转型,进而支持业务关键应用、机器学习、物联网、业务分析、高性能计算以及传统IT和应用等各种企业应用需求。作为开源、开放、安全和业经验证的平台,SUSE 致力于成为中国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伙伴。

在中国市场,SUSE 公司与 Cloud Foundry 基金会将通力合作,为中国的企业数字化转型提供全融合开源云原生技术堆栈,将全球最佳 DevOps 实践带入中国市场,不断推进数字化转型的前沿。而 SUSE 也将持续加大对中国市场投入,与作为全球第二大数字经济体的中国,共同走向云原生和数字经济的未来。

转自 https://linux.cn/article-11568-1.html

分享到: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