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20日消息,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爆料称,软银旗下的Arm公司之所以联合Arm中国股东厚朴投资,罢免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是因为他们发现吴雄昂已经建立了一家名为Alphatecture的投资公司,与Arm公司及Arm中国的投资业务相互竞争。

吴雄昂设立私人投资公司,损害股东利益?

Arm公司与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之间的纷争仍在继续。不同的是,Arm公司在联合厚朴发布了一则公开声明之后就陷入了沉默。而吴雄昂则利用其掌握的Arm中国的公章、官方微信公众号和官方微博,持续多次发布相关声明以及高管的联名信,对抗来自Arm主导下的Arm中国董事会的罢免命令。

6月10日,Arm中国官方发声明称,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对吴雄昂的指控是莫须有的。同时,强调安谋中国董事会此前召开的董事会是“违反程序进行的董事会会议不具有合法性”,因此其决议也是无效的。

6月11日下午,吴雄昂向Arm中国内部员工发布了一封邮件,再次否认了Arm公司及厚朴投资的指控,称该指控是莫须有的。同时,吴雄昂介绍了Arm中国成立之后所取得的一些成绩,并强调得到了众多客户的认可,很多项目已进入流片阶段。对于这些成绩,不允许有任何损害。

6月15日,包括Arm中国COO、销售部、研发部、市场部、运营部、产品部、采购部、公关部、行政部在内的高管发表了联名信,在这封联名信中,Arm中国管理层同样质疑了Arm对于吴雄昂的指控,称对于Arm及厚朴投资针对吴雄昂“莫须有的指控感到非常震惊和气愤。”均力挺吴雄昂,为其专业性、人品以及过去的成绩背书。

从目前外界的舆论反馈来看,支持吴雄昂的声音还是有很多的。有一些观点认为,Arm之所以罢免吴雄昂,是因为吴雄昂力挺与华为的合作。去年,吴雄昂曾代表Arm公开承诺与华为的合作。

而在芯智讯此前的分析来看,吴雄昂被罢免的原因可能是:“目前Arm中国的发展已经脱离了Arm公司当初设立的Arm中国,是作为其在中国销售渠道的初衷,并且Arm中国的自研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已经与Arm在中国业务的开展,开始有了竞争。因此,Arm公司需要进一步加强对于Arm中国的控制权。”但是,也并不能排除,确实是如Arm公司及厚朴投资所说的,吴雄昂的行为危害Arm中国及股东的利益。

之前Arm公司联合厚朴投资方面的声明称,Arm董事会之所做出罢免吴雄昂的决定,是“基于举报和投诉”,并经过调查发现,“吴雄昂的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但是,Arm并未公开,吴雄昂到底哪些行为危害到了安谋中国的发展、公司股东以及利益相关者的利益。

而根据财新此前援引多位知情人士的消息则列举了一些事例,“认为其(吴雄昂)权力已不受股东约束。比如在未充分告知股东的情况下,就以Arm品牌在外部达成合作,包括在成都落地Arm西部研发中心、集成电路设计中心,在南京落户Arm开源人工智能系统研发及应用中心。此前股东们为安谋中国落地,曾和深圳市政府达成建立总部等承诺,吴雄昂并未执行。”

而今天,据彭博社援引知情人士的爆料称,Arm公司之所以联合Arm中国股东厚朴投资,罢免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是因为他们发现吴雄昂已经建立了一家与Arm公司及Arm中国自有业务相互竞争的投资公司——Alphatecture (Hong Kong) Limited(以下简称“Alphatecture基金”),该基金主要投资一些使用Arm IP技术的公司。

吴雄昂遭Arm罢免内幕:建私人投资公司,损害股东利益?-芯智讯

彭博社称,软银董事长孙正义(Masayoshi Son)、Arm CEO西蒙·希格斯(Simon Segars)也在发给厚朴董事长方风雷的文件中概述了罢免吴雄昂的理由。文件称,吴雄昂因为违约和决定建立Alphatecture基金被罢免。

虽然,对于芯片IP公司来说,通过投资部门投资一些自己下游的初创企业,为其提供技术和资金支持,培育客户生态,是非常常见,并且也是合法的事情。Arm本身也有一些针对初创企业的优惠的IP授权政策。

但是,问题在于,吴雄昂成立的Alphatecture基金似乎与Arm公司以及Arm中国毫无关系,只是其私人成立的。而且,Arm公司本身就有一家专门从事投资使用Arm IP技术或者有利于Arm生态扩展的初创公司的投资基金。同时Arm中国本身旗下也有控股专门从事投资的公司,并且也有参股一些投资公司。

这也使得,吴雄昂个人成立或参与投资的公司,与Arm在中国的投资公司,以及Arm中国参与的投资公司之间存在了一定的利益冲突和竞争关系。另外,吴雄昂也存在利用其在Arm中国所拥有的职务之便,为其私人投资的企业及个人谋求私利的可能。

Alphatecture与Arm和Arm中国有没有关系?

原本芯智讯认为,Acorn Spring Limited就是Arm公司直接控股的对外投资公司主体。

因为Acorn Computers公司是Arm公司的前身。1990年,Acorn为了和苹果合作,专门成立了一家Arm公司(Acorn RISC Machine的缩写)。也就是说这家公司用了Arm很早之前的名字。

另外,在Acorn Spring Limited之下,在国内还成立了寇森信息科技咨询(上海)有限公司,而在其之下还设立了99%控股的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及由其主要参与的多家国内投资基金。而在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之下,又有两家99%控股投资公司,并参与投资了多家投资基金。

吴雄昂遭Arm罢免内幕:建私人投资公司,损害股东利益?-芯智讯
众所周知,在Arm中国之下的多家直接或间接控股子公司的名字里都带有“安创”两个字,比如安创生态发展(深圳)有限公司、安创生态科技(深圳)有限公司。

值得一提的是,日前参与了比亚迪半导体的A+轮投资的珠海横琴安创领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也正是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参与投资的。而在很多的主流媒体报导当中,都说Arm参与了比亚迪半导体的A+轮融资。而在比亚迪半导体A+轮的30位投资者当中,也只有珠海横琴安创领鑫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能扯上关系,因为其控股股东——寇森信息科技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正是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

但是,6月20日晚间,芯智讯接到Arm公司方面的电话,被告知,寇森信息科技咨询(上海)有限公司的控股股东——Acorn Spring Limited与Arm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而通过天眼查资料可以发现,寇森信息科技咨询(上海)有限公司在控股股东变更为Acorn Spring Limited之前,其100%控股的股东正是吴雄昂个人!也就是说这家公司旗下的所有投资都跟Arm没有关系!甚至跟Arm中国都毫无关系。

那么,为何寇森信息科技咨询(上海)有限公司旗下的很多公司的名字里,都用了与Arm中国多家控股子公司相同的“安创”的名字。因为一说安创大家都会认为是与Arm或者Arm中国相关的公司,很多被寇森信息旗下投资公司投资的企业也都对外说是被Arm公司投资了!

吴雄昂遭Arm罢免内幕:建私人投资公司,损害股东利益?-芯智讯

但是,如果蔻森信息的控股股东Acorn Spring Limited与Arm公司没有一毛钱关系,那么从股权上来看,寇森信息旗下的一堆的打着“安创”名义的投资公司也与Arm没有一毛钱关系,甚至与Arm中国也没有一毛钱关系。

唯一可能扯上关系的可能只有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远瞻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了,因为其股东除了有寇森信息旗下的深圳安创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之外,Arm中国也在其中。

吴雄昂遭Arm罢免内幕:建私人投资公司,损害股东利益?-芯智讯

资料显示,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远瞻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此前参与了对翱捷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的投资,持股0.89%。

而彭博社所提到的吴雄昂成立的Alphatecture基金,由于这是一家注册在香港的公司,因此难以查到相关的工商信息。公开的信息只能看到,这是一家成立于2019年7月3日的私人股份有限公司。

而Alphatecture基金对外的投资的公司,目前可以查到的只有深圳市得一微电子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得一微电子”)和TWS芯片厂商恒玄科技(持股2.68%)。

资料显示,得一微电子是一家在存储控制芯片各个关键技术领域都拥有核心自主知识产权,可为客户提供存储控制芯片以及存算一体芯片的定制化设计服务的芯片公司。今年4月,得一微电子宣布成功并购深圳大心电子科技有限公司(EpoStar)。同时,得一微电子完成数亿元B轮融资,由国际著名芯片IP公司旗下美元生态基金Alphatecture领投,德联资本、华登国际等跟投。

从官方的新闻稿里,我们可以看到,其对于Alphatecture基金的描述是“国际著名芯片IP公司旗下美元生态基金”。但是实际上,Arm公司一直负责对外投资的美元基金只有Acorn Spring,同时Arm中国参股的专门对外的投资公司也只有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安创远瞻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而且在Arm中国直接或间接参股的公司名单当中也并没有Alphatecture基金的名字。

显然,Alphatecture基金与Arm公司及Arm中国没有任何关系。如果Alphatecture基金真的是由吴雄昂个人主导创立的,那么其与Arm公司的投资业务、以及Arm中国的投资业务就产生了利益冲突。而且其存在利用在Arm中国的职务之便,为其私人公司谋私利的嫌疑。

不过,目前从已公开的信息来看,尚未有直接的证据证实Alphatecture基金是由吴雄昂创立的。当然,不排除Arm公司及厚朴投资手中已掌握相关证据。

目前,吴雄昂和Arm中国尚未就彭博社的爆料置评。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则拒绝再次置评。

后事如何发展?

根据彭博社的爆料称,Arm和厚朴投资在对吴雄昂进行调查之后,Arm中国董事会召开会议,最终以7票同意,1票反对,通过了罢免吴雄昂的决议。

但是,目前的情况是,吴雄昂拒绝辞职,并利用其所掌控的Arm中国的官方媒体账号不断对外发声,对抗Arm中国董事会的决议。同时,吴雄昂还控制了Arm中国的登记文件和公章,而Arm董事会想要变更法人代表,需要拥有公司的公章,但是吴雄昂拒绝交出。

因此,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只能通过法院起诉来解决,但这一程序可能会花费数年时间。这也加重了Arm公司对Arm中国的知识产权,资产和财务安全的担忧。

彭博社称,Arm公司和厚朴投资计划凭借Arm中国董事会的决议,在北京游说相关政府负责人,这将考验中国政府对于海外投资者在中国合法权益的维护。如果不能及时夺回对于Arm中国的控制权,Arm公司将考虑终止对Arm中国的支持。知情人士称,这是Arm公司最后的手段。

编辑:芯智讯-浪客剑

转自 http://www.icsmart.cn/37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