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还记得我吗?我就是1999年那个Linux伊甸园啊-----24小时滚动更新开源资讯,全年无休!

在机器人支配的世界生存

一份工作的价值是否取决于能多长时间抵御自动化?疫情期间,我看到日益壮大的外卖骑手队伍:骑手们骑着电动自行车默默呼啸而过,为我所在城市里那些不想冒险出门的人们送去外卖。这些外卖骑手持续处于在餐食变冷之前完成取餐和送餐的压力之下,为最低工资辛勤工作。

过去送货是入门级职位,是入门的一种立足方式,类似邮件收发室的工作。今天它是一项独立的业务,Uber 和 Deliveroo 之类的大型上市公司为餐馆老板提供外送服务。通过这种外包,送货成为了一项没有尽头的工作。成功只意味着你可以在白班工作。

几年前,我们以为这些工作会消失——被 Level 4 和 Level 5 级的自动驾驶系统消灭。然而随着工程师更好地理解在挤满一些不理性人类驾驶员的道路上驾驶面临的巨大挑战,曾经看起来简单的任务现在看来几乎很难完成。

在机器人支配的世界生存

但一些长期以来被认为难以自动化的任务最近取得了巨大的飞跃。在 6 月底,GitHub 推出了 AI 工具Copilot:一双虚拟的眼睛,和开发者合作以保持代码干净并逻辑正确。Copilot 还不是一个完整的解决方案——它不会自己提出复杂的算法——但它向我们展示了自动化如何让较差的程序员变得更强大。

虽然大多数编程或文案工作不太可能很快由机器完成,但这些职业现在面临着来自自动化的真正竞争。用不了多久,微软和 Nvidia 的 Megatron-Turing Natural Language Generation(MT-NLG)之类的 AI 语言模型就能完成基本的商业文案写作。其他的写作工作——消化材料提取关键细节,用易懂的语言表达它们,然后准备出版——也正向自动化投降。这一变革性飞跃的要素已经就绪。

大多数编程和文案工作不太可能很快由机器完成,但越来越多的部分会这样。这些职业现在面临着来自自动化的真正竞争。矛盾的是,至少接下来几年,骑车送外卖看起来仍然需要人的头脑来驾驭车把手。在软件吞噬一切的世界中,那些无法消化的部分继续需要人类的关注。这种关注需要人们的时间——他们可以以此为生。我们为人类完成工作支付的费用将越来越多地用机器执行该任务的成本衡量。毫无疑问,一些白领工人会受到来自机器的、新形式的竞争影响。

一个世纪前,随着农业实现机械化,农业劳动力面临过类似的贬值。几十年来,无数的制造业工作屈服于工厂自动化,但特斯拉的生产问题显示当你试图在工厂车间过度推进自动化时会发生什么。路德派(译注:该派别强烈反对机械化和自动化)的历史恰如其分地显示出,机器和人类劳动之间的紧张关系并不是新鲜事——但是它现在再一次加剧,这一次冲击了知识工作的核心。

为了领先机器一步,我们需要找到困难的部分,并保持处理它们所需的技能。创造力、洞察力、智慧和同理心——这些才能完全是人性的,并且有望在未来继续保持这一点。如果我们倾向于这些特质,我们就可以抵抗机器在竞争中的崛起。

来源:solidot 作者:wanwan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
已有 0 条评论 新浪微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