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O仅是一个名分而已 他用8个脑袋替盖茨圆梦

来源: 作者:otto
     身材魁伟、习惯咬指甲、大嗓门、工作狂的鲍尔默的天赋之一就是激励才能。 

     A 去除“盖茨思维”

  然而,毋庸置疑的是,鲍尔默执掌帅印以来,微软一改往日的蛮横、强硬,转而更加亲和,更善于听取他人意见,更加强调与对手的合作。

  在这一点上,甚至连北京市副市长范伯元都深有体会,他曾在公开场合说,“过去我对微软在中国垄断操作系统非常抵触。但现在我发现微软公司确实掌握着非常好的技术,有非常高水平的软件,所以得到全世界软件市场的认可。我们中国的软件企业发展要和微软结合,而不是对立。所以我现在放弃了过去片面的想法,我到处在鼓励各个公司和微软合作。”鲍尔默听到此处开怀大笑并带头鼓掌。

  有媒体分析,正是鲍尔默的性格决定了微软形象的转变。

  和比尔·盖茨相比,鲍尔默本人显得更加随意和开朗。外界评价说,尽管微软在业界拥有霸主的声望,但鲍尔默希望公司的形象能在企业界显得更加亲善化。鲍尔默有意改变微软作为一个铁腕竞争者,一个高傲、冷血的供应商和合作者的形象。鲍尔默甚至认为,其中出现部分问题是盖茨的思维在作怪,因为沿袭着盖茨的思维,认为自己仍然是一个备受欺凌的后来者,而没有意识到事实上自己的实力已经是多么强大。“多年以来,我们只关注自己眼前的工作,不过我们正在逐步认识到人们对我们的要求和期望要比工作本身多得多。”

  B 刻意低调出镜

  与咄咄逼人、曝光率高的盖茨相比,长期担任微软高层的鲍尔默行为方式却十分低调。直到1998年出任微软总裁一职时,鲍尔默的名字并不为公众所熟知。似乎他在刻意保持低调,一直在设法避免成为别人写传记的主人公———甚至到他2000年初出任微软CEO成为这个星球最重要的商人之一后,面对同样在美国底特律郊区长大的传记作者弗雷德里克·阿兰·麦克斯维尔的采访请求时,他仍然拒绝配合。

  麦克斯维尔在采访写作过程中,也面临微软公关大军的百般阻挠。

  最终,把《坏小子鲍尔默———统治微软的人》一书写成一部乏味的流水账的麦克斯维尔抱怨说:“在15年的写作生涯中,我从未见过如此不合作的公关人员。”

  与盖茨不同,鲍尔默强调和解,崇尚儒家的“和气生财”。在鲍尔默就任CEO之际,微软就面临着众多的法律诉讼。法律战继续使它的形象受损;在反垄断诉讼中,微软成了众矢之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用了3年时间,调查微软是否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人为地抹平财务报表。

  对于这些,鲍尔默强调合作,很快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达成和解协议。在鲍尔默管理微软期间,微软与司法部就反垄断案达成了和解,并且平息了其他由雇员、客户和竞争对手提起的讼诉。2004年5月31日,微软解决了SEC提出的指控,同意改变会计方法。

  同时,2004年4月20日,鲍尔默在微软管理峰会上表示,微软将帮助企业管理自己的整个IT环境,包括Solaris和Linux操作系统,而不仅仅是Windows。这意味着微软开始与自己的对手Linux合作,而不像以前那样完全打压。

  此后,微软公司与支持者和反对者进行了沟通,加强了与业界厂商合作的努力。

  2004年4月,微软与自己老对手Sun公司达成和解协议,同意向Sun公司支付19.5亿美元,以了结永无止境的官司。同时,双方关系已经转向一个法律与技术合作的新阶段。

 

C 和解不等于不好斗

  但是,鲍尔默的和解不等于微软停止了扩张,鲍尔默只与能给自己带来麻烦的大企业合作。鲍尔默的本性是好斗的。

  曾经,勇往直前、快人快语的鲍尔默对一个员工尖叫道:“你这个该死的傻瓜 你怎么会做出这么该死的愚蠢决定?你究竟在想什么?”

  鲍尔默还曾对一个与对手Netscape公司签约的人咆哮道:“你或者是同我们站在一起,或者是反对我们,现在你是敌人了 ”

  在鼓动大会上,鲍尔默的好斗形象令员工望而生畏。他总是声嘶力竭地大声呼喊。

  身材魁伟、习惯咬指甲、大嗓门、工作狂的鲍尔默的天赋之一就是激励才能。每次与员工谈话,鲍尔默都用手将身前的桌子拍得直响。他希望这样能够激励士气,击败对手。

  也正是这种好斗的本性,鲍尔默才帮助微软由弱小战胜一个个对手走向强大。

  尽管与司法部达成了和解,鲍尔默并不打算捆住软件巨人的手脚,微软将继续进入新的业务领域。在最近的一些扩张行动中,微软的对手已经感到了竞争的威胁。例如,在游戏机产业,微软向索尼公司发起挑战;在会计软件市场,夺取SAP公司的地盘;在搜索引擎上,推出了新搜索引擎,矛头直接对准Google。

  鲍尔默说:“在与业界的对话中,他们总是要我不进行新的扩展。现在如果有人再提出这样的问题,我将告诉他,我们无事不做。”对于SUN公司的首席战略官乔纳森·施瓦茨来说,鲍尔默的声明发出了一个信号:微软不会改变它的扩张政策。但鲍尔默的表现是很友好的,他说,微软对司法部的不起诉承担了义务。只是在经营上作一些调整。

  D 保守谨慎

  鲍尔默是个好学生,他按部就班地上完了大学,并继续到斯坦福大学攻读管理硕士,并在第一年就获得两项1万美元的奖学金。这与中途退学的比尔·盖茨大相径庭。

  与出身于西雅图的精英世家,在乡村俱乐部、私立学校、游艇的环境中长大的盖茨相比,鲍尔默则在底特律的郊区长大,其父是一个瑞士移民,从底层做到福特公司的中层。艰辛的生活使鲍尔默懂得珍惜,而这也在某种程度上束缚了鲍尔默的手脚,使其养成了保守谨慎的习惯。

  以前,微软曾掀起了一阵签订协议的旋风,其中包括一些闪电式

  的巨额投资。而鲍尔默却试图减缓这股旋风的势头。他认为这些投资分散了公司对主营业务的注意力。

  2005年4月,鲍尔默领导的微软决定不公开支持一项尚未被立法机关批准的同性恋权益法案。

  同时,鲍尔默很注重营造企业的传统价值观。鲍尔默希望,微软成为优秀员工的殿堂。他努力将微软的核心价值定为诚实、正直和受到尊重,在客户、合作伙伴和业界同仁的心目中必须是出类拔萃的。

  5年的反垄断诉讼使微软与业界其余公司的关系显得异常严峻,但鲍尔默相信,通过公开革新计划,微软能重新获得业界的信任。他说,为了与竞争对手建立一种积极的关系,必须努力工作,投入时间和资源,以开诚布公的行动赢得业界的认可。

E 从小忠诚

  鲍尔默的父母都是移居到美国的犹太人,父亲来自瑞士,而母亲则是一名原俄国皇家卫队成员的女儿。由于受到犹太家庭的正统教育,鲍尔默从小就养成了忠诚的品质。鲍尔默的朋友都认为,鲍尔默如果是你的朋友,他会是你的朋友中最好的。他帮助成千上万的微软员工成为百万富翁,是比尔大叔的忠诚支持者,他为盖茨拿子弹──也为他开枪。

  鲍尔默是孝子,儿童时代,总是竭尽全力讨父母欢心;工作后,每年必定抽出一定时间看望父母。1986年,微软股票公开上市时,他说服父亲接受自己价值100万美元的原始股。1998年,父亲去世的噩耗使鲍尔默痛不欲生,他甚至萌生离开微软的念头。

  平时,鲍尔默只驾驶福特轿车,因为他的父亲在福特公司工作;他从没有忘记他来自哪里,没有忘记在他成长过程中帮助过他的大多数人。

  鲍尔默很珍惜朋友之情,总坚守着对朋友的承诺。在底特律私立学校期间,鲍尔默与同是校橄榄球队球员的史蒂夫·珀拉克成了好朋友,当时他们约定每年都要共同度假,如今几十年过去了,鲍尔默一直遵守着这个约定。

  1974年,鲍尔默在哈佛大学电影院观看《雨中情》和《橙色钟表机械》两部电影时巧遇比尔·盖茨,对数学的共同爱好使两人成了莫逆之交。此后,两人在校园的各种活动中总是联袂合作。

  鲍尔默对盖茨的忠诚一直延续到工作中。1980年,当盖茨在他的游艇上以5万美元的年薪说服当时就读于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鲍尔默加入微软时,鲍尔默便成为微软第一位非技术学院毕业的受聘者。鲍尔默加入微软后,他立刻将微软当作自己的家,一干就是25年。

  他总是在宣讲会上连续高喊:“微软视窗 视窗 ”声音如此之大,以至于撕破了声带。他希望这样能使其他人像他一样牢记公司。

  鲍尔默对微软的忠诚还表现在公司股票上。在微软的长达25年中,鲍尔默很少出售微软股票,即使在股票暴涨时也如此。以至于2003年5月,鲍尔默出售少量股票引起市场巨大震动。“十分惊奇的是他自1991年5月以来就没有出售过任何股票”,Thoson财务公司内部研究主任Lon Gerber说,“盖茨一直在出售大量的股票而鲍尔默没有出售任何股票长达十年之久。”鲍尔默上一次是在1991年,之前在1986年,那是他第一次出售微软的股票。

  F 纯粹的商人

  犹太人天生具有生意人的头脑,这点在鲍尔默身上也不例外。鲍尔默知识面广,反应敏捷,判断准确,善于把握商机。更可贵的是,鲍尔默很早就开始了商业实践。在高中时,鲍尔默就担任了校篮球队的经理人。当时的教练回忆说,鲍尔默是他当时见过的最好的经理人,球队需要用的球和毛巾总是放在它们应该放的地方,他从那时起就是团队精神的典范,因此,整个队伍的状态一直都非常好。

  在哈佛大学学习期间,鲍尔默又担任了文学杂志编辑,并且是学生报纸《红色哈佛报》的广告经理。每天上完课后,鲍尔默都会四处游荡,为《红色哈佛报》寻找广告客户。在以优异成绩结束在哈佛大学的学业后,鲍尔默考入斯坦福商学院,决定以后在商界发展。在学校报到之前,鲍尔默到了辛辛那提的宝洁公司任职,担任产品助理经理。

  在学校经商期间,他就经常东奔西走善于聆听客户的想法。在成为微软的管理者后,鲍尔默经常对产品提出难以回答的问题,使属下如坐针毡。出席公司的会议时,鲍尔默经常迅速地来回走动以激发雇员的能量,讲话中谈到要点时总要重重地捶击桌面。雇员们谈到编写年终述职报告时,不得不认为那可能是一件“残酷”的差事。因为鲍尔默很可能会提出一针见血的、令人难堪的问题,有时真的让人两腿颤战,几欲先走。

  同时,由于具有与盖茨一样高的数学天赋,鲍尔默对数字十分敏感。他着迷地了解微软商业动作的每一个细节销售、成本、营销的统计数字———他甚至知道上个季度办公室软件在瑞典的销售情况。只要鲍尔默在自己的办公室,他就要对墙上的数据统计表凝视良久。

G 拒绝屈服

  鲍尔默家教森严,父亲总是对其提出过高的要求。由于鲍尔默的父亲没有上过大学,在鲍尔默8岁时,他的父亲就一再告诉他今后必须上哈佛。

  父亲有着不留情面的工作原则,让小史蒂夫和他的妹妹照单全收。鲍尔默不是生来就胆大,在儿童时代,他总是害羞。直到他上学以后,和新同学新环境熟悉后,他才有了自信。鲍尔默后来回忆说,“父亲总是说‘放弃的人出生以前就放弃了。如果你要成功,就不能放弃。’”也正是父亲这种严格的教育,使得鲍尔默从小就养成了不屈的性格。

  在底特律私立学校上学期间,鲍尔默成了橄榄球队后卫队员,他穿着黄色夹克,精力旺盛。他同队的朋友史蒂夫·珀拉克回忆说,“史蒂夫从不言输。他总是不停地进攻进攻。”

  在SAT考试上(相当于美国的高考),鲍尔默拿到了满分。高中时,他母亲带他参加全国数学大赛,他进入前十名,摇身成了数学奇才,拿到哈佛数学奖学金,这个大奖帮助他实现了他父亲的梦想———哈佛梦。

  鲍尔默也将这种不屈的性格带到工作中。和许多技术巨人一样,鲍尔默在微软工作的开始阶段也很不称职。但是他拒绝屈服。就像他学生时代在篮球队经理人一职上大获成功一样,鲍尔默后来在商场上更加光芒四射。1994年,WindowsNT似乎永远地陷入了绝境。一年前接手NT开发的网络专家JimAllchin回忆,“那时我们处于一个黑暗的时代。但是鲍尔默拒绝屈服”。

  在1994年秋,微软公司的年会上,鲍尔默以这样的方式鼓舞大家———他把一台手提电脑放在自己的头上,鼓励在场同僚,“拿出点信心来,我们有NT,需要不断地努力直至使其成为标准”。在场的微软员工深受感染。

  鲍尔默非常喜欢体育运动,他曾是大学的篮球高手。鲍尔默喜欢将工作比作打篮球。

  在微软的这块篮球场上,鲍尔默身手敏捷,动作职业,或跑或跳,十分活跃。工作就像他打球的风格一样,精力充沛,认真投入,勇往直前,在竞争中从不畏惧,并且会不惜一切代价获胜。微软的CEO需要这种风格来让他的公司脱胎换骨。

 

H 贪恋权力

  鲍尔默和盖茨是同龄人,两人的合作关系持续长达三十余年,鲍尔默一直是盖茨的得力助手,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权力毫无兴趣。恰恰相反,鲍尔默自从加入微软以来就幻想着有朝一日能够登到微软金字塔的顶端。鲍尔默非常羡慕通用公司前首席执行官韦尔奇的地位,羡慕他能按照自己的意志管理公司。这种想法在盖茨宣布辞去CEO时显得更迫切了。

  事实上,盖茨在CEO的位置上待得时间并不长。1982年,在盖茨辞去CEO后,微软相继从其他公司空降管理者担任这一职位。1982年是来自Tektronix公司的James Towne,1983年是来自Tandy公司的Jon Shirley,而1990是来自波音公司的MichaelHallman。此后,微软CEO位置一直空着,职权转由一个包括鲍尔默在内的总裁办公室。鲍尔默离金字塔的顶端仅差一步。

  确实,鲍尔默在1992年Michael Hallman离开CEO退休后,就认为自己已经具备了担当这一职位的资本。1990年,鲍尔默领导微软开发了最终大获成功的Windows 3.1;1983年,他说服微软引进Jon Shirley为首席执行官;他几乎负责过微软各个部门的工作;他曾经帮助微软摆脱一个个能置微软死地的诉讼官司;甚至为了能够担当微软首席执行官,鲍尔默听从了刚从微软首席执行官退下来的Jon Shirley的建议,从事微软的销售工作。他做的很多工作都是首席执行官做的,但就缺少一个名分。

  1992年,当Michael Hallman在微软总裁的位子上只干了一年就辞职时,微软的董事会坚持认为,鲍尔默虽然需要总裁的职位,但他还没有足够的经验来证明他能管好除技术开发人员之外的队伍。最终,微软任命了一个包括鲍尔默在内的三人成员组成的总裁办公室。但在随后推销Windows95以及组建微软全球庞大的销售体系的过程中,鲍尔默很快就证明了自己是一个合适的总裁人选,但盖茨和其他董事会成员则希望让这个考验期再长一些。4年后,这个总裁办公室又增加到了9人。无疑,鲍尔默的权力被分化了。

  这对深爱微软的鲍尔默来说是个沉重的打击,自己登上CEO的愿望似乎杳然无期。

  此时,1997年初,鲍尔默的母亲去世———对无比热爱父母的鲍尔默来说,母亲的辞世是一个沉痛打击。他请了12周的长假,以照顾同样患肺癌的父亲。那段时间,大嗓门鲍尔默出奇地安静。鲍尔默已萌生离开微软的想法。最后,还是盖茨劝说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并保证说服董事会成员同意他就任CEO。于是1998年,鲍尔默终于如愿以偿,被提升为总裁,之后成为了微软第5任CEO。

现在进行时

  6月30日一大早,微软公司全球首席执行官兼总裁史蒂夫·鲍尔默出现在北京嘉里中心酒店体育场,和中国员工一起打篮球,他的角色是中锋。

  这是鲍尔默此次来中国做例行访问的第一项内容。

  尽管头一天晚上11点左右才下飞机,但此时的鲍尔默在篮球场上来回奔跑,毫无倦意。有意思的是鲍尔默并没有赢得这场比赛,他似乎想告诉大家,“打败老板是没有关系的”。

  微软内部人士表示鲍尔默千里迢迢来中国打篮球是为了鼓舞士气,分享团队精神。而鲍尔默的确是一个篮球的狂热爱好者。

  随后,鲍尔默和中国10余名CEO及20余名CIO们分别共进早餐,给公司IT部门打气,强调IT部门将在未来企业中发挥更为重要的作用。

  像往常一样,鲍尔默的访问悄然无息,访问期间也很少接受媒体采访。但他的演讲极富激情。

  有人评价说,要衡量鲍尔默时代的成功是非常困难的。因为自公布鲍尔默接任CEO后,微软的财富就一直在波动。微软的销售额由2000财年的230亿美元涨到了2004财年的368亿美元,其现金储备增长了2 倍。但微软的股票却是一路下滑。

  人物档案

  鲍尔默,49岁,身材魁伟、习惯咬指甲、大嗓门、工作狂。

  他对外宣称自己要等到12年后退休,那时他现在正上幼儿园的儿子正好高中毕业。作为三个儿子的父亲,鲍尔默说,“我喜欢孩子们看见他们的父亲每天上班的情景。”

  2000年初,鲍尔默出任微软首席执行官CEO成为这个星球最重要的商人之一。鲍尔默被认为是使比尔·盖茨圆梦的人,说他咳嗽一声,华尔街就要下雨,还说,他有8个脑袋,是一个纯粹的商人。

  实际上,如果盖茨是洛克菲勒,那么鲍尔默就是微软的杰克·韦尔奇———不是富于幻想的创建者,而是一个领袖———用自己的人格力量和管理素质,按照自己的理念去重塑一个公司。

  1974年,鲍尔默在哈佛大学电影院观看电影时巧遇比尔·盖茨。6年后,盖茨在他的游艇上说服鲍尔默加入微软,鲍尔默在微软一干就是25年。

  在担任CEO之前,鲍尔默实际上已经做了很多CEO的工作,仅仅是一个名分而已。

  因为父亲去世,鲍尔默曾想过离开微软。

( 21CN 世界经理人)


时间:2005-07-20 08:29 来源: 作者:otto 原文链接

好文,顶一下
(0)
0%
文章真差,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把开源带在你的身边-精美linux小纪念品
无觅相关文章插件,快速提升流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