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上,还记得我吗?我就是1999年那个Linux伊甸园啊-----24小时滚动更新开源资讯,全年无休!

我热爱编程,但厌恶这个行业

在我十岁的时候,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东西能比我老爸的那台破电脑更好玩的了。后来,我成为一名 Web 开发爱好者。大学毕业之后,我在一个非盈利组织工作,那个时候赚得并不多。再后来,我成为一名正式的 Web 开发者,收入一下子提高了 5 倍。但其实我想说的并不是这些。

这个行业特别需要热情,那些因为真爱而进入代码世界的人都是值得钦佩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像那些大神一样,在地下室里开发出 Linux,并以此为乐。

问题是,爱好写代码和在工作中写代码是两码事。代码爱好者所认为的那种有趣的代码工作在现实中是很少有的。我觉得这个行业的编程工作更像是《雪崩》这本书中所描述的那样。这本书写于 1992 年,读起来就像是一本神谕之作。

在过去,她以编程为生。而现在,她写的尽是一些碎片化的计算机程序。Marietta 和她的上司们在办公楼的上层夜以继日地开长会,设计出了这些程序。一旦设计定稿,它们就被拆分成小块的程序片段,分配给各个组的开发经理。这些经理再细分这些程序片段,分配给底下的程序员。为了确保程序员能够按照要求完成工作,他们必须遵守一系列规则和规范,这些规则和规范甚至比政府的规章制度还要繁琐。

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有趣的工作,但现实是我们大部分人只是在做一些碎片化的工作,它们无聊,缺乏创造性。作为一名开发人员,我经常搞不清楚一份工作是不是像《雪崩》中所描述的那样,但我意识到大多数时候自己只不过是在给一个企业级 CMS 系统修复 bug。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我假装自己很喜欢这份工作。但真实的情况是,在我离开那家非盈利组织之后,因为一大堆医疗账单等着我支付,所以我成为了一名正式的开发者。

我无法否认这一事实,相信大多数人也无法否认。我知道还有其他人因为要养家才成为开发者。James Damore 在 CNN 的一次采访中说道:

之所以有这么多男性进入高科技行业,部分原因是这些行业的薪水很高。我知道很多在谷歌工作的人其实没有必要为工作付出那么多的热情,但他们的工作让他们养得起家,所以他们呆在那里。

如果中了彩票我会继续写代码吗?当然会,但不是为了工作而写。我会选择我喜欢的项目,而且不会花那么多时间在上面。

在业余时间每天花几个小时写代码与在工作中每天花八个多小时写代码是不一样的。十年的代码生涯,几乎把我的身体掏空了。长时间写代码会诱发我的偏头痛,我的颈椎也开始出现问题。我尝试使用各种类型的桌子,进行各种饮食调节,锻炼,物理治疗、按摩……这些项目花费我不少的钱。但我默不作声,因为我害怕如果让别人知道了,我就保不住这份工作。

有人问我为什么不给自己充充电,然后找到“更好”的工作。我当然可以这么做,毕竟学习新技术对我来说小菜一碟。但到了这个时候,我似乎已经没有了那种热望。

外面的公司要找的是那些愿意长时间工作的人,他们真正想要的不是那些只是在周末花几个小时写点开源代码的人,而是那些下班回家之后还会花一整个晚上继续工作的人。

好在我已经通过开发者的工作攒够了足够多的钱,如果不幸遇上什么麻烦,起码还能让我生存下去。现在,我可以自由支配自己的一部分时间,几个小时用来写代码,几个小时用来写作,还有充足的时间与自己在乎的人一起度过。

除了软件开发之外,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行业要求长时间的工作。我梦想着这样的一个世界,每个人不需要花那么长时间在工作上。那个时候,我还能继续写代码,但纯粹是因为兴趣。

来源: 大码农

转自 http://www.oschina.net/news/91357/i-love-programming-but-i-hate-that-profession

分享到:更多 ()